中亿财经网6月12日今天外汇市场各银行机构观点汇总+mt5双线macd


中亿财经网6月12日讯,今天外汇市场各银行机构观点汇总。

英镑

分析:近期高位和2月低位在1.2760-1.2775区间可能对英镑兑美元构成阻力;

全球投资者现在正在关注软退欧,欧盟再次表示不急于与英国讨论脱欧协议,英国议会也谋划反对脱欧,近期高位和2月低位在1.2760-1.2775区间可能对英镑兑美元构成阻力,然后是4月低位1.2865,1.2640,然后是1.2600,然后是5月底低位1.2560对汇价构成支撑。

纽元

西太平洋银行:纽元兑美元可能会突破0.6700区域;

西太平洋银行分析师称纽元兑美元在过去一周上涨了近百分之二,未来一周可能会突破0.6700的区间,主要驱动因素是美元下跌,市场对美联储降息以及贸易发展的预期,对美元构成了冲击。过去两个月来,纽元兑美元的关系有所加强。自今年年初以来,新西兰与美国之间的息差变得更为重要(与2018年年中相比,当时的息差几乎不重要)。相反,纽元兑美元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关注较少,这就解释了公允价值模型显示估值偏低的原因。

交易员:短线账户抛售澳元、纽元兑日元,因股市下跌;

据一位亚洲市场外汇交易员称,鉴于股市的疲软,整个电子交易平台上澳元和纽元兑日元空头随处可见。当澳元和纽元兑美元汇率仍处于24小时波幅范围之际,客户即已开始进入纯粹的避险模式。鉴于澳大利亚消费者信心和新西兰零售支出的疲软,国内经济数据形势也已开始对客户的看法产生了影响,澳元兑日元下跌0.2%至75.40日元;纽元兑日元下跌0.2%至71.30日元。

澳洲国民银行:纽元兑美元面临关键的一周,短期负面因素重现;

澳洲国民银行研究团队讨论了纽元兑美元的技术前景,并强调了周线收于0.6575/80下方则前景看跌,而突破0.6630/60则看涨;

② 周一汇价形成了一个看跌的日反转形态,并暗示下行趋势的偏向将再次出现,如果下行趋势偏向仍在发挥作用,重要的是在未来一到两周内将看到纽元兑美元周收盘价低于0.6575/80区域;

③ 在过去四个交易日中,多次未能维持在0.6630/60的关键阻力位之上,中期动量指标继续确认中期下降趋势结构,短期动量指标本周又回到了负面状态。

美元

美银美林:近期市场波动性给美元带来的影响要远大于利差表现;

① 美银美林周二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对于美元而言,近期市场波动性带来的影响要远大于利差表现;

② 近日避险需求和弱势美元同时出现的情况,实际上主要是受到美联储降息押注的影响。但短期美债收益率自12月以来大幅下滑,但美元却适度上涨,这令市场关注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局面,尤其是美元的弱势已经不再仅仅针对日元,同时也包括商品货币和亚洲货币;

③ 如果美元在2019年内都会成为未对冲套利交易的获益者,那避险需求以及高波动性理应会打压美元,尤其是兑那些更高相关性和低收益率货币,例如G10或是欧元区货币。当然也会受到贸易紧张局势的重要影响。目前而言,我们认为日元正处于这种动态形态的震荡之中,但美元全线波动性所带来的相关性依然处于被低估的状态。

机构:美元持于11周低位附近,受累于美联储降息预期,欧元对特朗普评论无动于衷;

① 美元兑其他主要货币周三持于11周低位附近,受累于美联储未来数月某个时点可能降息的预期。美元指数交投于96.7附近,仅略高于上周五所创出的3月25日来低点96.459;

② 美元指数在长期美国公债收益率大跌后一直承压。周五长期美债收益率跌至两年低点附近,因之前公布的就业数据表现疲软,强化对美联储将降息的预期;

③ 投资者焦点现在转向6月18-19日召开的美联储下次政策会议,以及美联储可能就货币政策走向发出信号;

④ 巴克莱驻东京的资深策略师Shinichiro Kadota认为“市场已在很大程度上消化了美联储将降息的预期,因此市场将下周的美联储会议当成了解美联储准备放宽政策的程度与时间长度的一个机会。”

⑤ 此前包括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内的多位美联储官员暗示,他们对放松货币政策持开放态度;

⑥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指责欧洲让欧元贬值,但对欧元几乎没有影响。6月迄今欧元兑美元上涨约1.4%。欧元兑美元持稳于1.1328美元,接近周五所及三个月高点1.1348;

⑦ 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欧元和其他货币兑美元贬值,使美国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但是他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美元指数徘徊于96.80水平附近;

① 美元指数延续了自昨日以来维持在96.80附近的区间波动行情,与全球市场普遍缺乏方向性和避险情绪温和反弹的趋势一致;

② 此外,生产者价格指数未能引发美元的任何明显反应,关于美元的进一步消息显示,特朗普总统再次在推特上反对当前的美联储基金水平,认为它们“太高了”;

③ 市场对美联储可能在近中期降息的预期受到5月份美国非农就业数据大幅下跌的提振,加剧了美元的抛售压力。然而,总体上看劳动力市场依然强劲,工资增长继续回升,整体经济看上去健康——尤其是考虑到海外经济体的疲弱——所有这些都回避了一个问题:当前有关降息的猜测是否有些过头;

④ 目前,美元指数上涨0.01%至96.78点,面临下一个障碍位是96.98(100日移动平均线),紧随其后的是97.41(55日移动平均线),最后是97.87(2017-2018年跌幅的61.8%斐波那契回撤位);

⑤ 而下行方面,汇价跌破96.46(6月7日低点),则为通向96.04(2017-2018年跌幅的50%斐波那契回撤位)和95.82(2月28日低点)铺平了道路。

港元

机构:随着流动性收紧,港元升至5个月高点;

由于现金需求增加,港元连续第二天走高,升至去年12月末以来的最高水平。港元汇率一度攀升0.12%,至12月27日以来的高点。当地时间09:25,港元报1美元兑7.8327港元。这一走势是伴随着现金供应收紧的迹象而出现的;港元同业拆息已上升,12个月远期点也飙至2017年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由于银行要囤积现金以应对监管检查、企业客户要派发股息,6月份的现金需求通常会增加。

人民币

第一财经:央票护航下的人民币: 短期稳定和长期弹性并不相悖;

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认为,近期央行所提及的增强汇率弹性与保持人民币基本稳定,这二者不仅不矛盾,而且是相统一的。前者指的是中长期的汇率制度安排,以有效抗击外部冲击、保持我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并使货币政策更具操作空间,而不是默许、更不是鼓励汇率在短期内的大幅波动。事实上,保持汇率的基本稳定有利于实体经济的运行,也有利于金融市场的稳定,减少投机因素的干扰。目前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正是为长期的汇率改革创造条件。

欧元

特朗普的推文不无道理,OECD模型显示欧元被低估22%;

① 对于一些外汇市场人士而言,美国总统特朗普关于金融市场的最新推文不无道理;特朗普周二表示,欧元兑美元“贬值”,“使美国处于极大劣势;

② 特朗普的说法或许没错: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购买力平价模型,欧元兑美元mt5双线macd被低估了超过22%。此外,还有衡量货币mt5双线macd估值的“巨无霸”指数,显示欧元低估约15%;

③ 法国兴业银行的首席全球外汇策略师Kit Juckes表示,大多数指标都显示欧元毫无疑问被低估了,在失业率下降的同时,持续的经常账户盈余使人们很难辩解欧元没有被低估;

④ 过去12个月,欧元兑美元汇率下跌约4%,如果美元的估值降低了美国出口商品在海外的竞争力,就会受到美国政府的关注。对货币政策制定者来说,美元高估也会是一个担忧,因为这会抑制进口价格,阻碍其提振通胀的努力;

⑤ 荷兰合作国际银行驻伦敦的货币策略主管Jane Foley表示,美联储政策一定程度上要对欧元估值水平负责,自2015年以来,美联储大大提高了政策正常化水平,在G-10国家中独一无二,这无疑帮助支撑了美元;当然,也可以说特朗普在2018年减税增加了美联储去年加息的必要性。

加拿大皇家银行:欧元相对于其他货币而言只是“略微被低估”;

①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首席外汇策略师Adam Cole周二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据显示汇率将使各国CPI达到相同水平的长期指标,欧元只被低估了几个百分点;

② 特朗普在一条推文中表示,“欧元和其他货币兑美元汇率贬值,使美国处于极大劣势中”,特朗普“将其称为贬值而非低估,这意味着它被故意低估了,但我不认为是这样的”;

③ “这是货币政策的副作用,但我认为没有让汇率保持低估状态的政策”,如果特朗普强调欧元及其估值,这条推文“可能会在短期内引起一些恐慌”,人们可能认为它在他的议程上。